您的位置: 首页 >  大多政 >  正文内容

爱情受灾时“电话丈夫”伸出援手-纪实故事-

来源:巫女日记网    时间:2021-11-25




丈夫神秘失踪,我和孩子苦苦等待

我的家在洛阳市郊区,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经朋友介绍来到三门峡市一家企业打工。这一段时间,我看什么都是春光明媚的样子。

我原来没打算在这里找对象,可老板却偏偏看上了我。他在一次科里工作会议结束,竞当面替他的宝贝儿子向我求婚。就家庭和个人情况而言,老板这样做也算是看得起我。尽管我不了解他儿子的脾气为人,但样子长得潇洒,我回家把老板提婚的事向父母说起,没曾想他们问都不问清楚便举双手同意。1997年10月1日,在人们的一片惊羡和祝福中,我成了老板儿子郭民兴的新娘。

郭民兴开始对我挺好,可时间不长,我便发现他对我有点心不在焉。令我疑惑的是,每当我在家有电话找他,特别是他那个女同学,他们都把电话挂断,然后他拿手机去外面接听。

1998年“五一节”,郭民兴说他想去黄山玩两天。走时说好一个礼拜回来。临别时,我一再提醒他到了黄山就给家里报个平安,他当时满口答应,可我在家等了又等,就是没他的音信儿。几天后我急得一天跑他父母家好几回,并把最近一些反常现象说了,这时,他爸爸才告诉我:原来郭民兴在大学时谈了个对象,并准备毕业时随女朋友一道去威海工作。他父亲坚决不同意惟一的宝贝儿子远“嫁”他乡,几次跑到学校动员儿子回家接他的厂长班。在爱情和事业面前,郭民兴选择了妥协,女朋友见他在海枯石烂不变心面前动摇,一气之下与他分手,他只好孤雁飞回家。

西安治疗癫痫医院哪个好

在这种情况下其父替儿向我求婚,想以我的美貌来补平儿子心灵上的创伤,郭民兴也是在他情绪最低落的时候,匆匆与我成婚。

出人意料的是郭民兴刚与我结婚半年,他那个大学同学又找他。这时的郭民兴不顾与我已婚的事实,暗中继续与这个女同学来往,生活中经常对我发一些无名火,几次与我大吵大闹,我把前后经过联系起来,估计郭民兴是背着我和他父母又去找他那个女朋友了。

更令我难受的是,就在丈夫离家出走不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1999年3月,我儿子强强出生了。每到夜深人静时,我怀抱孩子仰望着天上的星空,希望丈夫能在某一天突然回家,但我的希望一次次在等待中破灭。后来孩子渐渐长大,牙牙学语时,惟独不会叫“爸爸”,我心里特不是滋味。

等孩子长到2岁半时,看到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在身边,强强就向我要爸爸,我没有办法向孩子解释,只好哄他,“你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过些日子就会回来看,还会给你买很多很多的玩具呢。”

有一次,孩子隔着窗户看到一辆黑色小轿车开到楼下,以为是爸爸回来了,丢下玩具,高兴地喊着:“爸爸,爸爸!”打开屋门就朝楼下跑,可等他跑到汽车跟前,见是邻居一个叔叔抱着个哥哥下车,强强没精打彩地回家,扑到我怀里就哭。有一阵子,他半夜睡着睡着醒过来就说要爸爸,我只好抱着他走出家门,在漆黑的夜色里转来转去,直到孩子在“我要爸爸”的呓语中睡去。

济南市癫痫病医院子再大一点,他好像是从我的脸上看出了什么,很少再缠着我要爸爸了。但他眼中却常常流露出失落和与他年龄很不相称的忧郁。去年“六一儿童节”,我带着孩子到人民公园玩,看到一个小朋友在和爸爸追逐戏耍,强强凑过去,红着眼睛对那个小朋友说:“我也有爸爸,他出国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看我……”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搂过儿子大哭,孩子却伸出小手给我擦眼泪:“妈妈,你是不是也想爸爸了?他过两天就会回来的呀!”

“电话丈夫”带来关怀和寄托

自从丈夫失踪以后,我和孩子相依为命。生活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后来,我从同事、朋友们的劝说中受到启发,拣一个孩子睡熟的夜晚,打开电脑在互联网上诉说了我的酸楚,并详尽介绍了丈夫的情况,请求网友们帮我寻找郭民兴的下落。最后还附带着说了句:“如果还是找不到,希望能有个好心男人站出来,在孩子最思念爸爸的时候,以慈父的身份在电话中听听孩子的倾诉,给他幼小的心灵几句安慰。

令我想不到的是,这个电子函发出后,立刻在网友们中引起反响。网友们纷纷给我发电子邮件,安慰我和孩子要坚持住,并表示一旦有了丈夫的消息,就马上通知我。我从中挑选出一位家在本省某市,年龄、口音与他爸相近的中年男子充当我的”电话丈夫”,需要的时候在电话上以爸爸的身份和孩子交流,并约定彼此暂不见面。

2002年9月10日,网友刘先生第一次拨通了我家电话,儿子在电话上第一次听见“爸爸”的声音引起孩子抽搐的原因,高兴地对着话筒大声喊:“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喊完就放声大哭。这位刘先生在电话上慢慢和孩子聊天,问他的个头有多高?穿多大鞋子,俨然就像一个慈爱的父亲,并一再叮嘱孩子要听妈妈的活,说等过年了就回家看他,我在旁边听着,禁不住一阵阵鼻子发酸。

自从接听了“爸爸”的电话,孩子的心情一下子明亮了许多,连走路都是一蹦一跳。尽管我知道这是在演戏,但我是多么希望从此以后孩子不再经受没有爸爸的精神折磨啊!

2002年11月我得了场重感冒。本来这是一件小事,可儿子在电话上告诉了“爸爸”。刘先生让孩子把听筒递给我,关心地问我:去看医生了没有?问我要不要紧?需不需要他来照顾?我当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但他还是在第二天便给我寄来了一大包板蓝根冲剂,嘱我按喇艮用。虽说事,隋不大,但我内心还是有股暖流涌出,感觉中好像真有个在外地工作的丈夫在的时关心着我和孩子。

走过来的日子,一个好男人差点让我心醉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和孩子在电话上与这个没有谋面的“丈夫”交流联系着,但俩人说话从不涉及个人情感方面的感受,基本上是以孩子为中心。

转眼间,2003年春节就要到了。这天,刘先生给我发来一封电子邮件,提出想兑现电话上对孩子的承诺,来看看我和孩子。强强听说“爸爸”要回家,高兴地逢人便说,最后竟连他爷爷奶奶也知道了。这天下午,孩子他爷爷奶奶把我叫去,进门就问我“电话丈夫”是怎么回事?河南看癫痫哪家医院好听我解释一番后,强强他奶奶却不依不饶;硬说我这样做败坏了门风,是胡闹,是别有用心,并恶声恶气地命令我马上停止与刘先生的交流,说如果不听劝,就把我从这个家里撵出去……

我没想到事情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但矛盾已经公开,我也就没有必要回避。脚正不怕鞋歪,我想,如果我听从了婆婆的劝告,拒绝刘先生的探望并从此与他断交,孩子肯定会产生些疑惑,我也会由此陷入一种深深的自责,对不起那些关心我的网友。若不听婆婆劝,一意孤行,很明显,我与公婆的关系会立马变得狼烟四起,不明真相的人还真的会以为我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左右为难地抱着枕头大半夜大半夜地哭。

后来,我觉得还是应该见见这位刘先生,但怎样才能做通公公婆婆的思想呢?想来想去我觉得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事因儿子起,还得用孩子作用他爷奶。

挑一个春光明媚的星期天,我让强强喊上他爷奶一块去动物园看猴。我和婆婆儿子一路前行。礼拜天动物园人特多,大部分都是一家三口,大多是爸爸肩膀托着或怀里抱着孩子,惟独我们这一堆儿里少了个爸爸。此情此景又一次勾起了强强对爸爸的思念,他一只手拉着我,一只手拉着奶奶撒娇:“看人家小朋友都有爸爸抱。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妈妈?”我故意不作声。强强就问他奶奶,奶奶心烦,冲着孩子喝了句:“你爸爸死了。”强强不依,哭着说:“我爸没死,你骗人!”突然,强强甩下我和奶奶的手,一个人朝一座假山上跑,婆婆见状,慌忙让我去追……

© zw.pklld.com  巫女日记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