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氧化镁 >  正文内容

头炷香-百姓故事-

来源:巫女日记网    时间:2021-11-25




  这是大年初一的凌晨,寒风凛冽,滴水成冰,宋老爹双手握着沉甸甸的一炷香,早早地来到了村头的关帝庙前。

  新年的第一天上庙进香,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民间有个说法,烧头炷香能最先得到神灵的保护,每年的这一天,宋老爹都起得比别人早,每年他都能争上头炷香。

  也许是他真的得到了神灵的“重点保护”,多少年来,他全家一向平平安安。更叫他欣慰的是,最近这几年,儿子大虎有出息了,在外面挣了大钱,去年过生日,儿子送给他一枚价值不菲的金戒指,他非常喜欢这份生日礼物,生怕弄丢了,平时很少戴,今天是过年,他认认真真地戴在手指上,下意识地抚摩着金戒指,心里感到无限的温暖和幸福。

  关帝庙前静悄悄的,北风吹过庙宇发出的“呜呜”声格外刺耳。宋老爹暗暗盘算着,儿子今天回来,自己上完头炷香后,就回家吃新年饭,之后早早去车站接儿子。

  宋老爹正要推开庙门,忽然看到墙边蜷缩着一团什么东西,走近跟前一看,竟是一个人,他心里一凉,以为有人抢了他的先,很不情愿地打了声招呼:“喂,你好早啊。”可那个人却不说话,宋老爹感到奇怪,伸手轻轻推了一下那人,那人仍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时他才看清,那是个很瘦弱的年轻人,脸上有几道伤痕,身上的衣服非常单薄,连帽子手套都没戴,摸了一下那人的头,像火一样烫,已经神志不清了。

  宋老爹是个心地善良的老人,他想,这冰天雪地的,这个人再在这里待下去,非冻死不可。

  镇卫生院离这有七八里路,他没有多想,急忙摘下自己的帽子和手套给那个人戴上,之后背起那人就走。宋老爹深一脚浅一脚,一口气把那个人背进了镇卫生院。放下病人,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全被汗水浸透了,外面已经结了薄薄一层冰。

  那人输了液,不一会儿就醒了过来。宋老爹关切地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这大过年的,怎么一个人躺在了庙墙下,穿得又这么怎么引起的抽搐少,多亏我烧香去得早,要不然你不得冻死在那里呀。”

  年轻人气息十分微弱地说:“我……我叫陈小宝,在城里打工,昨天才放假……老板一分钱工资也没给,还动手打我……我回家没钱坐车,没钱吃饭,走了一宿,实在走不动了,就想在那个庙里歇一会儿,不知怎么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大叔,您救了我一命,我不会忘记您的!”

  宋老爹气愤地说:“天下竟有这样的老板,丧尽天良,迟早要遭报应的!孩子,你不要着急,安心在这里治病,医药费我都交了,我先回趟家,过后再来看你。”

  陈小宝感动得热泪盈眶。

  宋老爹走出卫生院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想,都这个时候了,烧香的人都去了,今年的头炷香我是烧不成了,可又一想,我没烧上头炷香,可我救人一命,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值啊!

  二

  一阵北风裹着雪粒猛地向宋老爹袭来,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他这才想起来,手套忘在了陈小宝的病床上,再一看手指,不禁吓了一跳,手指上那枚戒指不见了。他想,一定是摘手套时太急掉在了手套里,就返身急匆匆地回了病房。他在陈小宝的病床上找到了手套,可伸手一摸,里面空空的。他问陈小宝:“你看到一枚戒指没有?”

  陈小宝显得有些不自然,吞吞吐吐地说:“没……没有啊。”宋老爹想,我救了他,还拿钱给他看病,如果戒指真的被他拾去了,他不会不还给我的,肯定是丢在了别的什么地方。

  丢了戒指,宋老爹非常心疼,他一边苦苦地想着戒指可能丢在了什么地方,一边快步向关帝庙奔去。上香的人纷纷回来了。路上宋老爹遇到了一个邻居,那邻居急忙问:“宋老爹,您上哪儿去了?您家人在到处找您呢。”

  “我去上香,找我干什么?”

  “您家大虎在城里出事了。”

  “什么?”宋老爹脑袋“嗡”的一下,再也顾不上烧香了,转头孩子羊癫疯能治好吗就往家跑。到了家才知道,大虎昨晚上被人打伤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呢。

  一口新年饭也没顾得上吃,宋老爹急忙打了一辆车进了城,到医院一看,儿子大虎脑袋上绑着绷带躺在病床上,他扑上去,老泪纵流地说:“儿子,你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爹,我被抢劫了。”大虎把事情的经过说给老爹听,“昨天晚上,我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天亮就回家,突然闯进来一个人,用刀逼着我把钱给他,我就和他打了起来,他把我打昏了,之后抢了钱跑了。”

  “伤得重不重啊?”

  “伤得不重,爹您放心吧。”

  宋老爹又问:“报案了没有?”

  宋大虎说:“不用报案,那个人我认识,他叫陈小宝,等我找到他,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什么,你说的是那个像瘦猴一样的陈小宝?”

  “爹,您认识他?”

  宋老爹就把今天早晨为救陈小宝而没烧上头炷香还把戒指丢了的事说了一遍,之后,他不解地跟儿子说:“他大冷的天还穿着一身薄衣服,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手头有钱呀。”

  宋大虎说:“爹,您不知道,他是个耍钱鬼,一有钱就进赌场,转眼就输个精光。您告诉我,他在哪儿?”

  听了大虎的话,宋老爹断定,那个戒指就在陈小宝的手里,他这个人真是没有一点人情味,我救他不求回报,可他却以怨报德,真是畜生不如!

  三

  宋老爹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他一定要找陈小宝理论清楚,之后再把他扭送到公安机关。因为儿子宋大虎还不能离开医院,他把大虎安顿好后便打车急忙往镇卫生院赶。可是,当他来到镇卫生院时,陈小宝早已不见了踪影。宋老爹心里说,真是做贼心虚,我算是瞎了眼!

  宋老爹刚走出卫生院,突然有几个警察出现在他眼前,一个警察说:“请您跟我们走一趟,有件河南哪个医院治癫痫事情请您协助一下。”宋老爹一生从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所以遇到这种事情他非常坦然,但心里还是很窝火,因为这个年,过得真是不太平!

  宋老爹被带进了公安局,问过了他姓名、年龄和住址后,一个警察拿出了一枚金戒指问他:“这个戒指您认识吗?”

  宋老爹一看,正是自己丢的那枚戒指,这时他明白了,肯定是那个陈小宝被抓住了,公安局是请他来作证词的,真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多行不义必自毙!他有些兴奋地说:“认识认识,那是我的,早晨的时候被陈小宝偷去了。”

  “从哪里来的?”

  “去年过生日,我儿子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您儿子叫什么名字?他现在在哪儿?”

  “他叫宋大虎,被陈小宝打伤了,现正在市里第六医院治病呢。”

  宋老爹以为警察会把戒指还给他,并放他回家,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警察不但没把戒指还给他,反而说他牵扯到一桩案子,为了他的安全,暂时不能让他回家。他心里明白,那是把他关起来。在那个空荡荡的屋子里,他懊恼极了,他想,因为今年没烧上头炷香,才不明不白地摊上了这牢狱之灾,都怪那个陈小宝!

  一直到正月初五,宋老爹才被带进了一间办公室,一个警察跟他说:“据我们了解,您对您儿子宋大虎一向管教很严,他在您面前也表现得很老实,可是您不知道,他背着您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去年五月六日,他杀害了一个出租车司机,抢走了车和司机身上的财物,他把抢来的戒指拿到金店翻新一下,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您。还有,宋大虎这几年组建了一个工程队搞装修,工程费从来没人欠他的,可他对工人却百般克扣甚至拒不支付工资。他跟您说了谎话,不是陈小宝抢劫了他,而是陈小宝去向他讨要工钱,他不但不给,反而拿刀威吓人家,两个人打了起来,他被陈小宝用酒瓶子打昏了过去……”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宋老爹怎么也不能相信一向听话孝顺的儿子黑龙江专治癫癫病的医院哪个好能做出这等事来,他本能地大声喊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警察用温和的口吻说:“老人家,您不要激动,这是谁也改不了的事实,在宋大虎的指认下,那个被害司机的遗体已经找到了。我们知道,您是个遵纪守法的人,一辈子虔诚向善,大年初一您还不求回报地救了陈小宝,出了这种事情,我们也感到难过。话又说回来了,还多亏您为烧头炷香那么早就去了关帝庙,救了陈小宝,要不然,这个案子一时半会儿还破不了呢。”

  那警察把破案的经过向宋老爹大致说了一遍。

  原来,世上的事真有这么巧,陈小宝就是那个被害司机的儿子。

  那天,他失手打昏了宋大虎,心里非常害怕,就往家跑,城里离家上百里路,当他跑到关帝庙时,就再也跑不动了,一下子倒在了墙根下,他父亲已经失踪一年多了,可这时他眼前却清晰地出现了爸爸的影子,他连声喊道:“爸爸——爸爸——”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在卫生院里醒来之后,偶然看见了宋老爹遗失在手套里的金戒指,他大吃一惊,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妈妈送给爸爸的生日礼物,他妈妈叫二梅,戒指的背面有两朵小梅花,那是妈妈专门叮嘱金匠打上去的,是怎么翻新也不会“翻”掉的。他把戒指偷偷地藏了起来,宋老爹一走,他立刻扯去了手上的针头,跑出医院到公安局报了案……

  宋老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引以为荣的儿子竟是一条毒蛇!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公安局的。

  刚一出门,只见一个人“扑通”一下跪在了他面前,定睛一看,是陈小宝。

  陈小宝用一种感激的目光望着他,说:“宋老爹,您的救命之恩,我永世不忘,来日我一定要报答您老人家!”宋老爹扶起了他,说:“孩子,你还说什么报答?我们全家,对不起你啊……”

  出了这事,对宋老爹的打击太大了,他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但是,每年的正月初一,他还是起得比别人早,他还要争上头炷香,他还信神灵。

© zw.pklld.com  巫女日记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