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遭到了 >  正文内容

[阿P幽默] 阿P支教

来源:巫女日记网    时间:2021-10-06




  阿P要去贫困山区支教,联系好支教的地方后,就高高兴兴出发了。阿P要去的地方叫黄岭乡,在大山里一番跋涉,阿P到达黄岭乡,见到了乡长。乡长看见阿P,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你来得太好了,可解决我们的大问题了。”乡长告诉阿P,距乡政府二十公里,有一个村子叫后荒村,那里正缺老师。

  阿P兴冲冲奔后荒村而去,他想:我这一去,他们准得夹道欢迎。去后荒村的道路崎岖,走了近两个小时,阿P进了村,却没有一个人来接他,更别说夹道欢迎了,阿P自我安慰:可能是村民还不知道我来了。

  阿P找到了学校,学校只有几间低矮的土房,没有学生上课,冷冷清清的。阿P又来到村委会,找到了村主任,村主任看了阿P一眼:“你就是阿P?上午乡里打电话了,说你要来这里教书,你就在学校住吧,水到学校旁边的老乡家去挑,他家有井。”说完,“吧嗒吧嗒”抽起了旱烟,不再搭理阿P。

  阿P很气愤,这村主任派头太大了,爱理不理的,他悻悻地回到了学校。阿P很饿,准备做饭,揭开水缸一看,没水,阿P挑着水桶来到了学校旁的村民家,村民见阿P来挑水,冷冷地说:“挑水可以,要付钱,十元一桶。”

  阿P听呆了,瞪大了眼睛:“挑水还要钱?我可是来义务支教的。”那村民冷笑一声:“你不是来支教的我还不要钱呢,想喝水就得交钱。”阿P无奈,只得掏了二十元钱。

  水挑回后,阿P郁闷的开始做饭,却怎么也生不着火,浓烟顺着灶台往外冒,把阿P呛得直咳嗽。

  这时,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见状赶紧帮阿P生火,也生不着,那人爬上了房顶,把一块木板从烟囱上拿了下来,骂道:“哪个混蛋把烟囱堵上了!”那人帮阿P做好了饭,见没有学生来上课,就说:“我去村委会广播一下,让大家下午来上课。”说完走了。不一会,阿P就听到了广播,接着,十多个学生陆续来到了学校。

  村主任也来了,阿P看见村主任赶紧告状,说了村民收水钱的事,还说有人堵他的烟囱。

  村主任说:“这是村里的人不欢迎你啊!”阿P奇怪了,问道:“儿童睡眠癫痫有哪些危害我支教又不收钱,你们为什么不欢迎我?”

  村主任说:“你跟我走,我告诉你。”村主任领着阿P向河边走去,路上,他告诉了阿P村民为什么不欢迎他。

  后荒村原先有一个老师,姓刘,是民办的,就是刚才帮阿P做饭的那人。村里给刘老师申请转正好多年了,但都没批。前不久市里来了文件,民办教师一律辞退,刘老师也被辞退了。村里没老师了,学生只得放假。村里人希望让刘老师重新回来上班,但乡里没同意,反而派来个阿P,阿P一来,刘老师就更没指望回来了。而且大家知道,阿P来支教是短期行为,过不久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到时候学校又没有老师了,所以大家都想把阿P撵走。

  阿P这才明白,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河边,阿P看见刘老师正在背小孩过河,河水很深,刘老师很吃劲。

  村主任告诉阿P,后荒村小学除了本村的小孩上学外,河对面两个村子的小孩也来这里上学,河水深,小孩过不来,刘老师天天背孩子们过河,风雨无阻,已经背了二十多年了。

  阿P问:“为什么不修桥?”

  村主任摇摇头:“没钱,我们多次找过乡里、县里,他们都说没钱。”

  阿P对刘老师说:“你上来吧,剩下的孩子我来背。”说着阿P脱下裤子下了河,河水凉得刺骨,冰得他钻心的难受,阿P对刘老师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阿P把几个孩子都背过了河,对村主任和刘老师说:“这样吧,以后刘老师教课,我背孩子过河。”

  刘老师说:“这样不好,我已经被辞退了,再教就不好了,违反规定。”

  阿P说:“我没当过老师,你先教几天,给我做做示范。”刘老师这才勉强答应。

秃子头上盘大辫

  第二天,阿P开始背孩子们过河,可没背两天就出事了。这天,几个小孩往村里跑,一边跑一边大喊:“不好了!阿P被淹死了!”

  村民纷纷跑过来问怎么回事,几个小孩七嘴八舌讲了事情的经过:今天涨水了,阿P去背最后一个小孩时,突然摔倒河里天津治癫痫医院有哪些,阿P大喊:“不好,我腿抽筋了!”接着就被大水冲跑了。

  大伙急忙到河边去找,可一连找了三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事很快传出去,当地媒体对阿P失踪的事进行了报道。

  一个星期后,几个村民正在河边洗菜,突然看到远远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竟然是阿P!阿P回来了,村民们赶紧围了过来,阿P笑嘻嘻地说,他命大,被下游的一个老乡救了。大家说,可把我们担心坏了,还以为你淹死了呢。

  阿P心里好笑:这点水还能淹死我?我可是二级游泳运动员。

  和村民们说完话,阿P急匆匆找到了村主任,见面就问:“修桥的事批了没有?”村主任摇摇头:“没有,我早说这招没用,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你这是秃子头上盘大辫----白忙啊!”

  原来,这是阿P想出的“高招”,他装作被水冲走,希望这事能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村主任借此机会去申请修桥,结果,上面依旧没有同意。

  阿P很气愤:“想不到我阿P一条命还换不来一座桥。”阿P不甘心,思索对策,他突然想起,来之前一个哥们说,有个剧组在筹拍一部电影,电影名叫《桥头阻击战》,当时正在找地方修桥。阿P立刻给那哥们打电话,把后荒村的地形形容了一番,那哥们觉得很合适,立刻和导演说了。第二天,导演带人来后荒村考察,一看,这地方正合适。

  阿P领着导演见了村主任,双方当场签了协议:后荒村无偿提供场地给剧组拍摄;剧组在这里修一座桥,电影拍完后桥归后荒村,剧组不得收取建桥的费用。

  协议签完后,剧组开始修桥,村民一听要修桥了,纷纷过来帮忙。

  桥修完了,虽然样式老了点,但很坚固,村民还搞了个仪式庆祝大桥建成。这下,阿P成了英雄,他这个牛啊,肚子都快腆到天上去了。

  开始拍电影了,这天,正在拍戏,乡长来了,和他同来的还有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穿着很酷,举止傲慢。乡长喊来阿P,指着年轻人说:“这位是刘大旺,县长的公子,很喜欢表演,将来必成为大明星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就是靠谱,听说这里拍电影,特来看看。”又把阿P介绍给了年轻人,年轻人也没正眼瞧阿P,只是“啊”了一声,阿P这个气呀!乡长把阿P拉到了一边,说:“你跟导演说说,给刘大旺安排一个角色。”

  阿P本想一口回绝,但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他对乡长耳语几句,乡长连连点头:“好说,这事包在我身上。”

  阿P找到导演,低声告诉他,县长的公子要演个角色,不让他演会有麻烦的。导演扭头看了看刘大旺,说:“行,就让他演个国民党军官吧。”

  电影拍得很热闹,很多村民都来当群众演员,阿P心痒,也想演个角色,导演同意了,说:“看你浓眉大眼的,就演个解放军战士吧。”

割草捡个大西瓜

  戏拍了很长时间,还没轮到阿P出场,阿P着急呀,就找导演询问,导演说:“好饭不怕晚,最后一场是你的戏,明天就拍。”

  第二天,阿P早早来到片场,导演让阿P穿上军装,给了阿P一包东西,说:“这是炸药包,你冒着敌人的炮火冲上桥去,把炸药包放到桥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跑,跑回来后卧倒。”

  阿P拍拍胸脯,说:“保证完成任务!”他接过了炸药包,学习了两次,效果不错,于是正式开拍。阿P把炸药包放在大桥上,然后使劲往回跑,他刚趴下,就听导演喊:“炸桥!”这时就听轰隆一声,阿P扭头一看,背后大桥上浓烟四起。

  太过瘾啦!阿P感觉自己仿佛成了英雄……突然,阿P觉得不对劲,他赶紧回头望去,浓烟散了一些,阿P看清了,大吃一惊:桥已经被炸断了!他急忙跑到导演跟前,问:“桥怎么断了?”

  导演说:“对啊,剧情就是这样的,最后炸断大桥,防止敌人冲过来。”

  “那、那这桥你们还给修吗?”

  “这我可不管。”说完,导演招呼大家收拾东西,准备回城。

  阿P急了:“你不能走,你得把桥修好。”

  导演说:“我可没那个义务。”

  阿P气坏了:“你这个骗子,我要告你!小朋友突然倒地抽搐怎么办

  “你去告吧,我都是按协议办的,协议上没说不让炸桥呀!”

  阿P看着一片废墟发愣,心想,这下完了,可怎么向村民交代啊?他垂头丧气地往村里走去,走了不多远就看见从村里出来不少人,还吹吹打打的,领头的正是村主任。走到近前,村主任抓住阿P的手:“我们来迎接你了!”

  阿P满脸通红:“桥被那狗日的导演炸了,还接什么呀?”

  村主任说:“桥的事我知道了,这事以后再说,大家今天来迎接你,是感谢你为村上办了件大事。”

  “大事?”阿P不解。

  村主任说:“你还不知道吧,刘老师转正了,乡长说了,这都是你的功劳!”

  阿P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乡长让刘大旺演个角色时,阿P灵机一动,便跟乡长说,导演是刘老师的亲
戚,如果刘大旺想演角色,必须让刘老师转正。乡长回去后赶紧办,一路绿灯,特事特办,转正的批文很快下来了。

  阿P指指桥,刚想说话,村主任打断他:“桥是小事,人是大事,这回咱们可是割草捡个大西瓜----赚大了!”

  大伙把阿P接了回去,好吃好喝款待,吃了两天,阿P执意要走,大家只好让他回去。走的那天,村民夹道相送,阿P的牛劲又来了:夹道相送比夹道相迎更好啊,只是这桥……一想到桥,阿P心里又堵得慌。

  大家把阿P送到村口,还要往前送,阿P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大家请回吧。”

  村主任说:“不行,一定要送,送你过河,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阿P不解,到了河边,阿P一看,桥竟然修好了!原来,桥只是被炸了几米长的一个缺口,桥墩还好好的,村民们去县里买了些绳子木板,把桥修好了,虽不能过车,但走人没问题。

  阿P上了桥,桥摇摇晃晃的,阿P刚上去时有些害怕,走了几步,阿P觉得晃晃悠悠的还挺好玩,他美滋滋地在桥上来回走了好几趟,心里很得意:刘老师转正了,桥也修好了,看我阿P,把这事办得多圆满!

© zw.pklld.com  巫女日记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