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氧化镁 >  正文内容

农民小伙追踪殉情女孩追来爱

来源:巫女日记网    时间:2021-10-06




  血泪遗书牵动农民小伙的心
  
  2008年8月12日晚,四川广元市火车站。当从成都到上海的K292次列车呼啸驶过后。站台小贩何长林像往常一样从同事手里接过手推车,清点各种饮料的数目。27岁的何长林出生在广元市旺苍县一个农民家庭,几年前他开始在火车站帮人卖饮料,虽然每月只有不到800元的收入,但他喜欢这个工作。
  
  何长林突然发现,牛奶盒和可乐瓶中间夹着几张折叠起来的信纸。他打开信一看,写的是一个女孩因沉湎网恋被网友骗财骗色的不幸遭遇。万念俱灰之下,身怀六甲的女孩决定远赴上海,并且准备一下火车就一头撞死在站台上……这是一封遗书,署名是庞薇,写于8月11日晚。
  
  何长林对着昏黄的路灯仔细看了看这封遗书,直觉告诉他,写遗书的女孩就是他刚才在站台上看到过的一个孕妇,当时她从车上下来买饮料,由于人多拥挤,她在掏钱时将遗书掉在了手推车上。何长林马上向火车站派出所报案,民警立即与K292次列车组人员取得联系。
  
  然而,何长林仍旧放心不下,火车上的乘客成百上千,列车组人员能找到庞薇吗?一旦被人发现,庞薇会不会采取过激行为跳窗自杀?在得知从绵阳上车的乘客全部坐在第五、六节车厢后。何长林再次和K292次列车组人员联系,详细讲述了发现遗书的经过以及遗书的内容,希望这些线索对搜寻庞薇有所帮助。
  
  不久后,何长林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庞薇在遗书中说要到上海自杀,即便列车组人员找到了她,能阻止她下了火车后不自杀吗?很快,何长林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吃惊的决定,他要亲自去救庞薇!
  
  追踪千里打消女孩的殉情念头
  
  打定主意后,何长林抄下了K292次列车沿途经过各个车站的时间表。对照行程图一看,他羊癫疯是很顽固的疾病吗?发现列车虽然驶出广元站已经一个多小时,但要经过阳平光翻越秦岭,将于次日早上7:30到达宝鸡。如果此时租一辆车去汉中。走西汉高速公路,一定能赶在火车之前到达宝鸡。
  
  事不宜迟,何长林花了500元雇了一辆车,星夜兼程赶往宝鸡。夜深了,透过车窗望着苍茫的夜色和广袤无垠的原野,何长林心急如焚,不知道庞薇现在怎么样了,列车机组人员找到她了吗?“师傅,快点,再快点!”一路上,何长林不停地催促司机。
  
  一路揪心,一路狂奔。当何长林到达宝鸡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10:20。“唉,还是晚了一步!”何长林失望至极。不过,他联想到地震给铁路运输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兴许K292次列车晚点了呢。车站工作人员告诉何长林:“K292次10分钟之前刚离开本站。”何长林心里透出一丝光亮:“才离开10分钟,还能赶上!”他马上以800元雇了一辆车,从宝鸡直奔郑州。
  
  途中。广元市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告诉何长林:列车组人员通过仔细观察,在5号车厢23座上发现了一个从绵阳上车的女孩。年龄大约25岁,怀有身孕,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极有可能就是庞薇!
  
  下午5时30分,何长林终于赶到了郑州。K292次列车晚点近5个钟头,何长林买票进入候车大厅,耐心地等待列车到达。
  
  等何长林挤上列车时,已经将近深夜11时。何长林在列车组人员的带领下来到5号车厢,他一眼就发现了神情憔悴、肚子凸出的庞薇。“你好,你身边有人吗?”何长林冲庞薇微微一笑,用四川话说道。庞薇置若罔闻,两眼木然地望着窗外,根本不予理睬。何长林讪讪地坐下,他试探了好几次,事先想好的一肚子开导庞薇的话竟不知从何说起。
  
  愣怔了一会儿,何长林心想,此时的庞薇一定很难接受一个陌生人唐突的劝说成都手术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在哪,得和她慢慢拉近距离。于是,他先和旁边的两个女孩聊天。一听何长林来自四川灾区,两个外省女孩立刻打开了话匣子,问个不停。性格开朗、能说会道的何长林从5·12地震讲起。讲灾区的人民是多么坚强,重建家园的信心是多么高涨,他的父亲虽然在地震中遇难了,家中的房屋倒塌了,但他不能因此而消沉下去,而是要坚强地生活,重新建设美好家园……
  
  何长林一边讲一边用眼角余光观察庞薇的神情,庞薇虽缄默不语,却不时地扭头望他一眼。何长林不失时机地问:“小妹儿,如果我没猜错,你也是四川人吧?”庞薇点点头。何长林接着问:“你的家乡没遭灾吧?”庞薇又点了点头。“那你太幸运了,能活下来真好!”顿了顿,何长林突然话锋一转:“可是,小妹儿,你为什么不开心,有什么心事吗?唉,经历了这次地震,我才发现生命是多么宝贵……”庞薇的眉宇慢慢舒展开来,她好几次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些什么。
  
  何长林一阵暗喜,继续旁敲侧击:“我们村里一个女孩受了别人的骗,怀上了孩子,她感到无脸见人,卧轨身亡了。她的家人悲痛欲绝,她的母亲因此疯了!如果这个女孩在自杀前想想年老的父母,想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也许就不会这样冲动了。唉,太不值得了!”
  
  “不值得。太不值得了!”庞薇失神地说道。眼里噙满了泪水。突然间,她颤抖着声音呼喊了一声:“妈!”“小妹儿,想家了吧?”何长林掏出手机递给庞薇,“要不。给父母报个平安?”庞薇擦拭着腮边的泪水,轻声说:“谢谢,不用了。”她转头凝望着车窗外,若有所思。
  
  何长林舒了一口气,看来他的劝说暂时打消了庞薇的自杀念头。接下来怎么办?何长林想,庞薇的情绪还不稳定,决不能贸然地劝说她不要自杀,他只能一路跟着她,到了上海再见机行事。
  
  以爱酬善,喜结良缘泰安癫痫早期如何治疗
  
  一路上,何长林像兄长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庞薇,为她买吃的,打开水。庞薇十分感激这位老乡,话也渐渐多起来。这天晚上,恍惚间,庞薇竟伏在何长林肩头上睡着了。
  
  翌日凌晨5点,火车快到南京时,一阵轻微而痛苦的呻吟声将睡梦中的何长林惊醒了。庞薇满头大汗,表情十分难受:“该不会是要早产了吧?”何长林急忙找到列车长,列车长马上联络了南京120急救中心。
  
  半小时后,火车在南京站刚一停下。庞薇就被抬上了救护车。作为“家属”,何长林也来到了南京铁路医院。经过抢救,庞薇生命无忧,但孩子没有保住。当庞薇被推出急救室时,何长林安慰说:“这样也好,孩子没了,也许你能尽早地走出阴影。”
  
  “你这个当丈夫的也太不负责了!”医生斥责何长林,“你爱人完全是因为没休息好、心情不好早产的!”何长林苦涩地一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装模作样地把昏迷中的庞薇搂在怀里。过了一会儿。庞薇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何长林怀里,她十分诧异而警惕:“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何长林微笑着说:“你我是老乡,老乡有难。我怎么能不管呢?”
  
  在何长林的悉心照料下,庞薇的身体很快恢复,一周后她决定出院,可何长林担心她落下什么后遗症,非要她再住一个星期。此后一周,何长林对庞薇的照顾细心周到,就连庞薇洗脚他也抢着帮忙。“还是我自己来吧!”庞薇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何长林呵呵一笑:“这有什么,就当我是你亲大哥好了。”看着何长林俯下身仔细给自己搓脚,庞薇别过脸去,心中暗自感动。眼前这位大哥,既没有王军高大,也不帅气。然而她把自己的真心和身体交给了王军,王军给了她什么?除了一些虚无缥缈的回忆,都是无尽的痛苦。想到这里,庞薇的心里不禁泛起了阵阵异样的涟漪……
  
  庞哈尔滨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薇出院后,决定回到四川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9月8日,庞薇和何长林坐上了返川的列车。一路上,两人像亲兄妹一样有说有笑,说着今后的打算。然而,随着离家越来越近,庞薇的心事越来越重。很多时候,她定定地望着窗外,半天不说一句话。快到广元火车站时,何长林笑着说:“我马上要到家了,你多保重,以后千万别再干傻事了!”庞薇使劲地点着头,眼睛湿润了。
  
  庞薇抬起头,红着眼圈定定地望着何长林:“今后我到哪里去找像你这么好的人?如果你不嫌弃,跟我去绵阳,做我的男朋友,好吗々”
  
  面对庞薇的真情告白,何长林犹豫了。其实,在医院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他也对文静而单纯的庞薇产生了感情,这种感情已由最初的同情升华成了爱。可是,何长林自卑地认为自己出生农民家庭,配不上出生在都市的庞薇。
  
  “别傻了!”何长林强忍着伤感,微笑地拍了拍庞薇的手,“这是不可能的。这次浪漫之旅应该结束了,你就把它当成一场美丽的回忆吧!”
  
  车一到站,何长林疾步走下火车。走着走着,何长林突然感到自己的胳膊被人紧紧地拽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泪流满面的庞薇!
  
  “你真的就这样走了吗?你不怕我还会自杀……”“傻瓜!”何长林笑了,轻轻拭去庞薇脸上的泪水。庞薇破涕为笑,拽着何长林重新上了火车。
  
  在绵阳,庞薇和何长林租了一间房子。庞薇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会计的工作,月薪3000元。何长林在农民工培训中心接受了半个月的培训,顺利应聘为该公司的焊工。
  
  2009年春节,庞薇带着何长林回老家拜见父母。听说女儿的遭遇后,两位老人悲喜交集。他们对何长林十分满意。庞薇亲密地挽着何长林的手,脸上绽放出了幸福甜蜜的笑容。

© zw.pklld.com  巫女日记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