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多政 >  正文内容

[新传说] 家有“孬”爹

来源:巫女日记网    时间:2021-10-06




  刘潇肃担任县交通局长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来,他工作上勤勤恳恳,不敢懈怠。8小时之外,他小心谨慎,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期间,县里有两个单位领导因为公车私用被降级,有几个单位因为乱发奖金被上级通报。交通局是个比较重要的部门,这更让他如履薄冰。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感到一种莫明其妙的烦躁。
  
  以前,局里经常给职工发放福利,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今年却一点都没有发,但是上级下拨的经费还是一样多,每个季度都会按时拨来。这笔钱就躺在财务室和银行里,要是不花出去,来年上级给的经费就会减少。如果能想办法花出这笔钱,就能顺带给自己增加些收入,但如何才能做得巧妙呢?
  
  他左思右想,有了主意。局大院有点破了,何不整修一下呢?办公电脑也该升级换新的了。光这两项加起来,就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这是正常的,也是必不可少的项目,无论谁来检查,都不会说出什么来的。
  
  果然,当消息传出去之后,就有人主动找上了门。一位是市里最大的电脑经销商,张老板。张老板很会办事,见面后闭口不谈电脑的事情,而是提出国庆小长假带他们一家人出去玩玩。当然费用由公司里出。刘潇肃马上婉拒了,他知道这样招摇是很危险的,连说:“张老板大可不必客气,我们采购你的产品是因为你们有实力。”其实张老板也是投石问路,见这样不行,张老板小声说这次合作,回扣会很可观。刘潇肃呵呵笑着岔开了话题。
  
  第二个找上门来的是县里搞工程的刘老板。他说他们可以对局大院进行总体规划,保准20年都不会落伍,而且还省钱,当然在给领导回扣方面他是毫不吝啬的。
  
  下一步就等招标了,这也就是走走形式而已。浸淫官场多年,刘潇肃稔熟其中的诸多潜规则。
  
  可是没想到,南宁癫痫医院治疗费用多少工程队还没有来,刘潇肃的父亲却带着施工人员进场了。当有人把这个消息告诉刘潇肃时,他大吃一惊,父亲放着退休的日子不过,来这里瞎掺和啥?他连忙赶过来看,只见父亲正在锄草呢,一大片荒草已经被锄没了。还有几位跟父亲年龄一样大的老人正拉着一车花砖往地上铺。
  
  刘潇肃把父亲拉到一旁,问他到底想干什么。父亲说:“我听别人说交通局要整修院落,所以我就来了。我绝对能帮你做好,根本用不着兴师动众搞什么招标了。你看看这个院落多好啊,只要把角角落落的杂草锄一下,再把破碎的花砖补齐就行了,保准比专业的工程队做得都要好。那些工人都是我以前的老同事,在家闲着没事,遛弯也烦了,我这一招呼他们就来义务帮忙了,我只要在咱们村的‘乡来居’请他们吃个炒鸡就行了。”
  
  刘潇肃怒道:“爹,您先回去吧。别在这里给我添乱了。”
  
  父亲却说:“既然来了,咱就得干好,哪能半途而废呢。”说着又跟那些老伙计干了起来。
  
  刘潇肃也没有办法,只好生气地回了办公室。他心里明白,父亲是对他不放心,怕他动歪心思。他知道父亲的脾气,劝也没有用,只好由着他去。
  
  干了一个星期,大院焕然一新。有人认识刘潇肃的父亲,就把这件事给捅了出去,说交通局长把工程承包给自己的父亲干。
  
  纪检部门很重视,派人来查。刘潇肃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讲了一遍,说父亲他们是义务劳动,局里一分钱没花,纪检人员将信将疑,又查了财务的账。果然没有发现任何违纪线索。于是纪检部门非但没有批评他们,还表扬他们节俭。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刘潇肃自然再不敢提更换电脑的事情。
  
  但生父亲气的不光有他,还有他的老婆。父亲不是头一次来“为什么会突然抽风儿童捣乱”了。上个月,父亲来到他家里,让他说说私车公用的事情。他笑着对父亲说道:“爹,人家是公车私用违规,我是私车公用,您还不放心啊?”谁知道父亲把脸一拉,生气地说道:“你比公车私用还严重哩,用你小舅子的车干公家的事情,按照最高标准报不说,而且能报不能报的一块报,你就不怕别人戳你的脊梁骨啊!”最后硬逼着他写下保证书,保证不再用小舅子的私家车才算了事。
  
  刘潇肃的老婆愤愤地对他说:“别人当官都是越当越富,你这个一把手没见多挣一个子儿。你说你爹怎么就这么能管闲事呢!”刘潇肃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半年后,县里决定把一条主道往西延伸。这可是一项大工程。投资大,标准高。上上下下都很重视。交通局无疑拥有最大的权力,设计、施工一块管。
  
  这条路在县城里是双向四车道,从县城里出来后,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西延。现在要修的长度总共是13公里。出了县城4公里就到了刘潇肃的老家刘家村。刘家村东西狭长,所以这条路大部分路段都要经过刘家村。交通局计划这条路跟县城使用同一个标准,双向四车道,但是要征很多土地。好在村民们很给刘潇肃面子,在征地和拆迁方面基本上没有给他出什么难题。
  
  没想到施工还没有开始,刘潇肃的父亲就一个电话把他叫到了家里,要求他更改设计方案。
  
  “爹,这是县里的大工程,岂是我说怎么改就怎么改的!”
  
  父亲说:“你设计的道路都变味了!你修的根本就不是公路,而是花园!道路中间和两边的绿化带加起来有十米多,而真正能跑车的地方却没有多少。”
  
  刘潇肃说:“爹,你知道啥啊,现在上上下下都对绿化很重视,道路公园化也是一种趋势,大城市里都这样。再说了,绿化做得好了,司湖南什么癫痫医院好机开起车来,也很享受,不容易造成视觉疲劳。”
  
  可是,父亲却说:“路就是路,如果怕司机疲劳的话,完全可以像国外那样,把路面铺成不同的颜色。”
  
  最终,父子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刘潇肃借口工作繁忙就坐车离开了。这次刘潇肃没有理会父亲的建议,而是按照原先的设计方案很快进入到了施工阶段。可是修了4公里后,到了刘家村门口就再也修不动了。村民们说不愿意让他们占那么多耕地。
  
  刘潇肃着急了,尽管征地款还没有发下来,但这是政府工程,不会拖欠很久。于是,他找到了村主任,村主任说:“大侄子,是这样的,大伙认为修条路占用这么大片耕地没有必要,所以就反悔了。”刘潇肃生气地说:“乡亲们怎么出尔反尔呢!”村主任把手一摊,表示无奈。
  
  想想村主任说话的口气,他判断出这事肯定跟自己的父亲有关。于是他就回到家里,把面临的难题讲了一遍:“数十台大型设备停了下来,数百个工人都在待命呢。每天损失巨大。”并说如果不能按期通车,肯定会受到县领导的批评。父亲不慌不忙地说:“挨个批评是小事,比被送进监狱里去要强得多。”
  
  “爹,您这是什么意思?修条路不至于把我送进监狱里去吧,我又没犯错误。”刘潇肃有些气愤地说。
  
  父亲说:“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修路每公里多少造价是透明的,想造假都难,所以不少人就在绿化上做文章,从外地购来树苗,多少钱一棵,这可是笔糊涂账。”
  
  这一席话把刘潇肃惊得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支支吾吾地问:“爹,您,您怎么知道这么多!”
  
  父亲笑着说:“我每天读书看报,什么事情能瞒得了我啊。”
  
  刘潇肃彻底崩溃了。没错,前几天他刚跟老年人癫娴苯巴比妥一天吃几次南方的一个商人谈了道路的绿化事宜。里面的猫腻的确不少。商人给他举了个例子,说有一种所谓的名贵树,买的时候,3千元一棵,运到北方,报账的时候,每株4万元都没有问题。他回来粗略一算,整条道路绿化完,起码能让自己拿到7位数。想到这里,他头上直冒汗。父亲知道的事情,别人未必不知道。
  
  父亲说:“孩子,你当了局长,我高兴,我们全村人都高兴,通这条路也是我们祖祖辈辈盼望的。但是我们不希望,今天修好了路,明天就坍塌。更不希望你今天是局长,明天就成为阶下囚。”
  
  刘潇肃问那接下来该怎么办。父亲回答说:“很简单,这段路你要么减少它的宽度,双向四车道,把多余的土地还给村民。要么修成双向六车道,现在发展这么快,四个车道确实是窄了。绿化确实好,但是绿化带没必要这么宽。我劝你,要做的话,树苗就用我们当地的,这样容易成活,减少成本,也能让你经得起人们的检验。”
  
  刘潇肃回去后马上召集人进行重新设计,改为了六车道。没有多征用一寸土地,没有增加一分钱的投资。而且还用节省下来的钱,安装上了路灯,让公路同时变成了一条景观道。竣工的时候,受到一致好评,连省里都对他们进行了表彰,说这条路设计有前瞻性,规格高,成本低。
  
  他还没有高兴完,就传来了一个消息,纪委根据群众的举报,对上任局长进行调查,最后查到在道路绿化方面收受巨额贿赂。让刘潇肃惊出一身冷汗的是,向前任局长行贿的正是南方那个商人。
  
  刘潇肃特意回到家里,陪父亲好好喝了一盅:“爹,您虽然只是位小学退休教师,却通晓天下,谢谢您及时叫醒了我。”
  
  父亲说:“我不是通晓天下,只是知道孩子你的心思,为官一任,一定要对得起天地良心啊!”

© zw.pklld.com  巫女日记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