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子游曰 >  正文内容

我多想门打开,看到你熟悉的身影

来源:巫女日记网    时间:2020-10-20




  在我的中,好像给我取了个名字,叫“虎子”,但他们很少叫过。我的性格并没有如这个名字一样,我不虎,我很温顺,见到陌生人也不会狂吠,只会摇尾巴亲近,爷爷奶奶总说我这样很没出息,我依然对他们摇着尾巴。
  
  是爷爷把我带到了这个家里。那时候我刚刚出生,很小很小。家里很大,很热闹,有牛,有羊,有鸡,有猪,还有一只不太友好的猫。乍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我很害怕,总是钻到奶奶的大红柜子下面,悄悄地看着一切。我娇小的身体可以在茶几下、柜子下、桌子下行走自如。爷爷总是拿着一小块馒头给我,引我爬出黑黑的柜底。我很害怕,但又真的很饿。看着香喷喷的馒头块,我笨头笨脑的爬出柜底,叼起馒头就迅速地爬回柜底。爷爷还不时的低头看看我有没有在吃馒头,和奶奶一起笑着,笑我的胆小,笑我的傻。我只记得,那笑声很,很温暖。
  
  慢慢的熟悉起来,我敢在院子里跑了。小鸡看见我都跑的远远的,不敢理我。那只不太友好的猫却总是嫉妒我,抢我的馒头吃。每次抢走之后,我就无辜地望着爷爷奶奶,爷爷和奶奶依旧会嘲笑我,然后给我掰一块更大的馒头,还会给我倒一碗水,倾斜靠在爷爷的马扎上。我兴奋地摇着尾巴,开心的吃着、喝着。爷爷还会抚摸我的毛发,捏我的尾巴。
  
  每天,我都跟在爷爷奶奶身后边。去牛棚看爷爷给大黄牛喂草。那时候,我最在牛棚里看爷爷奶奶给牛铡草,每次爷爷奶奶在牛棚铡草的时候我都在旁边,听见铡刀咔嚓的声音,看着奶奶有力的压刀,再闻着青草折断溅出的清香,那种感觉,我闭上眼,依旧会出现在我的梦里。现在,那把的铡刀还在,只是少了青草的香。患有癫痫病的人在治疗时应该要注意什么呢?>   
  跟奶奶去地里干活,奶奶弯着腰拿着锄头在锄地,我就犹如脱缰的野马在庄稼地里撒欢。胡乱地跑,地跑,开心地跑,任凭风刮过耳旁,爪子陷进杂草,舌头亲吻土地,也不会停下。奶奶总是呵斥我,呵斥我搞破坏。看着被自己踩坏的油菜花,我只好耷拉着耳朵站在原地望着奶奶。奶奶继续弯腰锄地去了。现在的我时常站在地头,却嗅不到半点奶奶的气息。
  
  那时候家里很大,有很多的房子,很多的地,可是却只有爷爷奶奶两个人。他们的子女都在外打工赚钱,养活自己的小家。有时候我很想自己可以成为一个人,可以陪伴爷爷奶奶喜怒哀乐的人,每天和他们在一起,听他们讲,和他们一起干活,一起早起晚归。
  
  我一岁多的时候,爷爷的二孙子从北京转回来了,家里多了个人,爷爷奶奶很开心,总是忙前忙后的为二孙子跑着,好像都冷落了我,但我依旧很开心,因为二孙子会给我买火腿肠和鸡爪子。爷爷最爱吃鸡爪子,每天都要吃一个。二孙子就买很多回来,我一听到包装袋的声音,就厚脸皮的围着爷爷蹭来蹭去,那只讨厌的猫猫还不停地叫。爷爷奶奶会分给我们一些吃,那时的我们简直太了。
  
  过了没多久,爷爷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回来了,没几天把家里的牛和羊都卖了,还把爷爷接走了。虽然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奶奶也变得憔悴了,二孙子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会给奶奶买回好多吃的。所以每个晚上,陪奶奶最多的便是我和那只猫,每天我出去玩回来了,奶奶都会给我留着门。那只猫能跳上炕,和奶奶睡在一个被窝里,而我只好睡在炕边陪奶奶。我忽然发现那只猫还是很可爱的,除了抢我吃的,爱睡觉,爱晒外,还能陪着奶奶。奶奶睡觉很晚,每天都会看电视到很晚,我睡觉爱打呼噜,而且好像呼噜声很大。我记得二孙子回来的晚上总会把我敲醒,然后再继续睡觉。
  
  白天,奶奶喜欢人多的地方,我便和那只猫一起跟着奶奶,陪奶奶坐在人群里聊天。村里的人都笑我们很听话,笑我们懂事。会给我们吃的,还会逗我们玩耍。
  
  奶奶,我,那只猫,我们三个相随相伴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
  
  爷爷回来了,进门的那一刻,奶奶都哭了。
  
  爷爷变了,本来就很瘦小的身体变得更瘦小了,脸上突兀的颊骨在诉说着他忍痛的痕迹,没有话语,没有表情。
  
  家里变了,变得冷清了,变得多了爷爷的两个儿子。不变的是家里的老房子,家里的我、猫,还有那二孙子买的积攒的鸡爪子。
  
  我开始闻到越来越浓的药味,而心头的恐惧感随着药味的渐浓也越来越强烈。
  
  在二孙子还有一个月考的时候,爷爷去世了。丽江市治疗癫痫病的方法走得很,很。家里始终陷在深深的悲痛里。我知道最的人是奶奶,除了没有别的话语。
  
  在后事办完后,奶奶强意拒绝了随儿子们去北京的请求,或许是放不下这个住了一辈子的家,或许是放不下爷爷,或许是放不下我,放不下那只猫,或许是其他。陆陆续续地,儿子们都走了,那个考上大学的二孙子也走了。家里剩下了奶奶,剩下了我和那只猫,还有那张放在桌子上爷爷的照片。
  
  家里是冷清的,冷清的可怕。奶奶是个急性子,总是找人多的地方待着,而我,像跟随自己的妈妈一样跟着奶奶,围着奶奶团团转。
  
  就这样,我们一起又过了一年。
  
  最终,奶奶答应了儿子们接她去北京的请求。
  
  家里开始卖东西,卖粮食,卖掉一切不用的东西。我和那只猫还傻兮兮的跑前跑后,却不知道奶奶要我们。
  
  那天早上,我梦见自己回到奶奶身旁,回到熟悉的家中,和那只猫一起在院子里抢食吃。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前一天奶奶和邻居把我拴在别人家院子的场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真的很伤心,竭力狂吠着,咆哮着,奔跳着。挣脱铁链的那一刻,我什么都不顾及了,只知道往跑,拼命地跑,窒息地跑。
  
  跑到一半的时候,我看见从家里的方向驶出了一辆车。我嗅到了奶奶的,我知道,奶奶一定在车上。我狂吠着,声嘶力竭的狂吠着,声嘶力竭的用我的喊着奶奶。透过车窗,我看到了奶奶,看到那张慈祥的脸在离我远去。我不停地追,不停地狂吠,泪水顺着我的眼角洒向滚滚飞起的黄土。邻居在一旁也擦着。我知道,奶奶一定能感受到我在喊她,在亲切的喊她不要走,不要走。车里的奶奶在,在喊我的名字。
  
  我追了好远好远,直到车子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奶奶丢下我离我而去,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从这一刻,在我灰白的里,我渐渐感觉到了的降临。我一个默默的回到家里,大门早已上了锁,墙头上那只猫在喵喵的叫个不停。我静静地趴在门口,等待着大门的开启,等待着开门之后,看到奶奶那张熟悉的脸。
  
  邻居把我带回了自己家,又把我拴在了自家的院子里,给我大块的馒头,大块的骨头,而我,除了伤心,真的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去奶奶。每一个寒冷的夜晚,我都会从梦中醒来,梦中的我依偎在奶奶脚下,听奶奶在人群里说笑,和那只猫追逐打闹。可是梦醒后,寒冷的风刮走我眼角的泪,我只好轻声的吠叫几声奶奶,她能听到我的呼唤,以此来慰藉我难过的。
  
  后来,邻居嫌我不会看门,便把我卖给了邻村的人,邻村的人又把我卖到了其他地方。几经周转,就这样,没有了奶奶的陪伴,我被卖到了很多地方,还随时面临被宰杀的危险。大约过了一年多,一次机会,我患有癫痫的患者应该要怎么做护理的工作呢?挣脱了铁链,逃脱了被买卖的,开始了我的。
  
  我嗅着家的方向,一路流浪,一路寻觅。与和我作伴,风霜和雨雪当我的棉被,我只想回家,只想回到奶奶的身边。
  
  那天凌晨,我感觉到奶奶回来了,离我很近很近。我便不停地跑,嗅着家的方向不停地跑。记不清自己跑了多久,跑了多远,自己的爪子磨破了,耳朵冻僵了,身上被划伤了,我只知道往家的方向跑,毫无顾忌地跑。终于嗅到了家的味道,终于找到了家的大门。那时候我多希望门打开,能看到奶奶熟悉的身影。
  
  天亮了,我趴在家门口等待着,等待着奶奶为我开门。
  
  忽然,奶奶的二孙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对于我的出现他感到十分震惊,但并没有开心的朝我跑来。他慢慢得走近我,蹲下来抚摸我的头,把我抱到自己的怀里,声声抽泣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温暖的怀抱让我不已,我低着头,摇着尾巴,往他的怀里钻。他的哭声更大了,打破了所有的寂静。
  
  我开始越来越清晰地嗅到奶奶的味道,魂牵梦绕的熟悉味道。我开始强烈的意识到,奶奶回来了,奶奶回来了。我挣脱他的怀抱,朝着奶奶独有的气息的方向跑去,不停地跑,疯狂地跑。
  
  当我跑到村口的时候,虽然还是凌晨,村口却聚集了很多的人,人群的中间还停着两辆车,我再一次肯定的告诉自己,奶奶一定在车上,一定。我开始冲着车声嘶力竭地狂吠,声嘶力竭地喊着奶奶,希望奶奶可以听见。透过车窗,我看到了车上奶奶的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大,小女儿,还有大孙子,他们都不回来却在这个时候回来,而我,唯独看不到奶奶。我叫的更大声了,不顾一切得叫喊。所有人都着,大女儿小女儿突然放声痛哭起来,伴随着我的狂吠声,响彻整个凌晨。
  
  车子缓缓地开到了家门口,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门被打开了。是我熟悉的院子,是我熟悉的味道,有我熟悉的爷爷的马扎,有我熟悉的奶奶的蒲扇,有我熟悉的一切.....我在院子里不停地撒着欢,伴着自己的眼泪不停地撒欢。
  
  忽然想到奶奶也回来了,我就更兴奋地撒欢。闻着熟悉的味道,就剩下看到奶奶熟悉的身影了。院子里开始挤进越来越多的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的人多。那两辆车始终停在大门口,没有任何动静,而我熟悉的奶奶的味道,还在那辆车上,那一群人好像在商量着些什么,但各个都表情凝重,二孙子坐在院子的角落里还在抽泣。我开始意识到有些不对,我不想别的,只想见到奶奶,见到我的奶奶。车门被打开了,一个盖着红布的大盒子被抬了下来,一直抬到院子里最大的那间老房子里,所有人都擦着眼泪,没人说话。
  
  嗅着熟悉的味道,我在那个盒子下面趴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那个盒子被埋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进土里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再也不会见到奶奶了,再也不会了。
  
  那三天三夜里,是我这两年来睡的最踏实的三个晚上,我不用担心雨雪淋湿我,不用担心有其他的伙伴欺负我,更不用担心明天吃什么。我会想起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日子,会想起爷爷的老旱烟,会想起奶奶的小米粥,会想起二孙子买给爷爷的鸡爪子,会想起那只猫,会想起门口牛棚的牛,羊圈的羊,院子里被我追赶的小鸡,会想起被自己踩坏的油菜花,会想起奶奶的大红柜子,会想起那把古老的铡刀,会想起和奶奶同睡一个房间自己大大的呼噜声,会想起昨日的晚霞穿过牛棚的缝隙,照在挥舞铡刀的奶奶的脸庞上,奶奶擦汗的侧脸......
  
  而所有的一切,都将只是起。在这个家里我已经待了六年,我也会随着六年的巨变老去。而这个家不再是一个家,我想,我会随着老房子青瓦上的一同落下,不再醒来。我会含着笑离开,去陪伴爷爷奶奶,去报答他们给予我的一切!
  
  End
  
  冷军:
  
  我是文中的二孙子。在距我一个月的时候,爷爷去世了,我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他走得很痛苦,很悲伤。除了眼泪,我在他的棺材里,放了他生前最爱吃的鸡爪子。
  
  在今年的农历初四,奶奶毫无征兆的去世了,我没有见到最后一面。她走得很突然,很。我已经哭干了眼泪,留下了更多对人情的。
  
  小时候,我是爷爷养山羊挤奶喂大的。那时候趴在爷爷背上和爷爷在山里放羊,让爷爷给我掏鸟窝,抓野鸡,我们赶着一群羊去羊市......和爷爷的大于的感情。后来长大了,去外地读书了,当我再次回到读高中的时候,爷爷奶奶早已白发苍苍。家里已经没有了健壮的人,这是每个都面临的问题。爷爷奶奶,一条狗,一只猫,就这样生活着。爷爷奶奶有儿女五个,却很少有人回来,关于他们,我不想说太多。大学之前,我一共在家里过了三个农历。一次和爷爷奶奶,两次和奶奶,我不会忘记万家灯火通明、欢声笑语时,自己家里冷冷清清的场面,永远不会忘记爷爷病重疼痛的无法入睡,永远不会忘记奶奶一个人盯着电视看着广告发呆,永远不会忘记!
  
  只能怪当时的自己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些,现在长大了,却一切都无能为力了。
  
  那时候跪在奶奶的灵堂前,望着门外走来走去穿着白孝的人,我会想到很多很多。或许我们每个人都会面对这些,每个人都会有很多的话说。纵使有太多的,太多的不满,我只希望,作为子女,社会青年,将来的人父人母,我们去弥补这些。
  
  至少,在我的父母身上,不会再有爷爷奶奶这样的。
  
  

© zw.pklld.com  巫女日记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