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王太医 >  正文内容

关于户县师范生活的回忆(五)

来源:巫女日记网    时间:2020-10-20




  
  无论在任何时候,的脚步一直是行走不停,至于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第一步的,无人知道,至少目前还没有一个从有记载到眼下还活着的圣人先哲提过这事。
  的脚步也是慢腾腾的,而且从有文字记录来看,其中有很多细节被人为地忽略掉了。
  翻阅历史或者任何一个外国的历史,都是如此。真正历史的脚步往往被忽视了,而留下来被记录的,都是大步行走的痕迹。
  我知道,往往被忽视的历史痕迹,常常是凡人的脚步,而这些凡人的细节恰好是构成历史的真正面貌,能够恢复历史面貌与细节的就是伟大的家。
  从整个文学史研究的角度仔细分析,文学的贡献就在于给世人提供了历史真正的细节和风貌,但是文学家几乎在历史的每一个时间段,都很艰辛,都很不幸,因为有良知的文学家几乎都和历代统治集团是对立的,这恐怕就是文学是社会的良医和检察官的功用所在。
  我在观看那些针砭时弊,揭露和鞭挞社会不公的优秀时,常常会产生一个幼稚可笑的想法:为什么们用心良苦却换不来肉食者的理解和赞赏呢?仔细研究历史,我感觉到我真的很幼稚,这样的问题不仅仅是讳疾忌医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触痛到了当朝统治者的软肋,使他们坐卧不安,如真的按照作家们心愿去做杨全兴,他们的利益会受到。
  中国历史上文字狱的事情屡见不鲜。
  得出以上结论,是在我放寒假回到家里,读了很多中外名著后的。
  一九八一年的中国,人们的已经逐渐如冰山一般,开始因邓小平的引导慢慢解冻了。寒假中,已经有不少人开始上家门给我提亲了,尽管我家当时还居住的是四间泥坯房。虽然父开始为我的大事着急了,但是我那时并没有想这些事情,因为我还不知道自己将来到底要找一个什么人来陪我度过。
  开始亲催促我见面,我极力反对,很不愿意;可是后来我还是屈服了,因为我不想叫大人为难,见了几次面,都是应付性的,根本没有一点感觉,有时我晚上躺到床上,在心里把几个反复比较,感觉到如果跟任何,那只能给外人表明我有了媳妇,可是总觉得对不住自己,于是我对大人说:算了,你们不要替我操心了,我的事情我自己将来会考虑的。
  没出声,只是用看看我,然后继续编写他的《中学数学复习资料》。妈妈急了,大声骂道:你娃不听话,将来有你后悔的时候。我笑着说:妈呀,你不用操心,你娃不会打光棍的。哼!看你嘴硬!妈妈扭身到院子里报柴火,准备做中午饭去了。
  我的父亲,是一个胆小谨慎的。在家里动不动朝我大喊大叫,看到我的,听到我过激治癫痫病医院的言论,就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娃狗日的不听话,将来迟早会吃枪子的。哼!
  我说:大呀!话不要说的太难听,你娃不会叫你失望的,不信你走着瞧!父亲气哼哼的,我忽然小声问:大呀!娃看你到外面跟别人说话从不高声,你咋对你娃厉害的不行?
  父亲一愣,好大一会儿,唉了一声说:瓜娃,你大我是被人欺压惯了,你不想想,你过去是保长,咱家是地富成分,敢对人家大声吗?瓜娃,大仅跟人低声细语,那年清理阶级队伍,大还不是被开除了?多亏你妈要强,要不大还不是当一辈子吗?
  我听了父亲的话,好久没出声。父亲的话没错,地富人家本来就低人一等,谁都敢欺负,你尽量夹着尾巴做人,也会有人看你不顺眼的,动不动给你找麻烦。
  这个寒假,我觉得自己长大了。看见有人给我提亲,很高兴,尽管当下还不愿意谈婚论嫁,但是至少说明,人们已经不再用以前的眼光来看我们这些地富人家的子女了。
  而且,我到村子十字,动不动听到一些老人们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打地洞。你看看,如今何家惠家的后人多有出息,人家娃娃都考上了!
  但是依然还有人愤愤不平,唾沫四溅骂道:如今地富帽子摘了,这些人又猖狂起来了,他妈的,啥世道,地富又翻身了。羊癫疯的原因有哪些r>   几个胆大的,竟然大声骂邓小平,说他给地富撑腰,不听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简直是翻天了!难怪毛主席活着,不信邓小平的话,你看看,如今果然这样。
  说这话的是村子里当年的贫协代表,他嘴角左边沾着辣椒水,红红的,像是在流血。
  我笑笑,没出声,扭身走了。
  我走得很慢,听到有人议论谁谁给我说媳妇,听到贫协代表吐一口唾沫说:给地富子女说媳妇,亏你先人!忘恩负义的东西!放屁!我给地富娃说媳妇犯啥法了?骂我,你是心瞎了还是眼瞎了,当年要不是人家娃他爷爷给你定媳妇,哎,你娃如今还打光棍呢!轰一声,大家都笑了,我回头看看,贫协代表脸红到脖子根了,伸出拳头要跟那人拼命,人们很快把他两拉开了。
  天黑得早。有孙子喊爷爷吃饭,喊婆婆吃饭的。人们开始散了,打麻将的老汉起身数钱,掀牛的吐口唾沫点毛毛票子,我二妹跑到我跟前,叫我回去吃饭,我们一起从十字往回走。
  过了正月十五,又开学了。我跟歌平一起,从尚村镇开始步行四十里路,赶在半下午到了户县师范学校。
  进了学校大门,食堂外面小黑板上写着:各位,速到本班干事处领取饭卡!
  我跟歌平正看小黑板上的启示,王颖大声喊着:惠锋歌平,赶紧找太原癫痫病的医院武国达领饭卡去!
  寻声看去,广生正跟王颖尔强等人在一起。我走了过去,捅了尔强一拳道:你狗日的,咋不叫我跟歌平一声?嘿嘿,我不知道你们啥时候走?再说,我是昨晚我大姐夫说,有事情去户县,用大卡车捎来的。
  歌平问广生:你咋来的?你们广济远的很呀!广生笑嘻嘻说:我走的早,清早期就开始步行,你看,军用球鞋都走烂了。我一看果然,球鞋带是用白色线绳子绑着,都磨得快要断了。
  忽然有人喊我们的名字,原来是国达,他手里拿着饭卡,老远招呼说:你们来了咋不找我呢?给!我跟歌平分别接过饭卡。
  突然王颖叫了起来:,来来,赶紧领饭卡!大家回头看见了女同学袁友谊,正背了个挎包,脸红通通的走过来,跟大家打了个招呼,从国达山手里接过饭卡装进了上衣口袋。
  袁友谊家是户县余下化工厂的。人长得白净,细高个,穿着蓝色列宁服,尽管是棉衣,但是人很苗条,一点都不显得臃肿。
  大家知道王颖跟友谊是同桌,关系不一般,看样子有话要说,尔强跟广生朝我们挤挤眼,大家回头朝宿舍走了。
  走了四十里路,实在累的很。
  洗脸、刷牙,收拾铺盖,打扫卫生,大家忙得不亦乐乎。(待续)  

© zw.pklld.com  巫女日记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